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chapter 29-1
    chater 291 独立1

    赛后, 梁水去接受媒体采访了。

    苏起走出场馆,天已经黑了, 墨蓝色一片笼罩着灯光璀璨的园区。

    寒风吹来,冷飕飕的。苏起戴上羽绒服帽子, 心里暖得像在过夏天,一路都在傻笑。

    她蹦蹦哒哒绕去步行街, 涂鸦墙的手绘奖牌榜上,中国那一栏的铜牌框框里贴了颗小爱心。

    苏起凑过去戳戳那颗小爱心, 说“水砸啾”

    还舍不得走, 拿手机给那颗小爱心拍了照, 又摸摸它, 这才离开。经过留言板,写了句“我回宿舍啦。晚上一直在。”

    她原是交代行程,放下笔又觉“晚上一直在”这行字意有所指似的。不管了,她跑去食堂吃完饭, 回了宿舍。

    电脑连上网, qq群里伙伴们发来祝贺。

    路造“国内没直播,我们在youtube上看的。你们可以啊,全球秀恩爱”

    深声“比赛也太紧张了吧, 我在现场估计得晕。”

    花之露娜“最后那会儿我心脏都要爆了哈哈。”

    foer dance“声声太激动, 差点儿把我肩膀敲脱臼了。”

    深声“你们俩也很激动好不好”

    路造“废话这回他总算圆满了。”

    foer dance“七七。他手机没开, 转达祝福。”

    花之露娜“ok、”

    深声“你们什么时候回来, 要等闭幕吗”

    花之露娜“不用。明晚就回啦。赶回家过年”

    深声“回来去吃麻辣烫。”

    花之露娜“开心”

    苏起跟李枫然私聊了下,问冯老师那边有没有缓和。李枫然说, 他妈妈最近和他爸爸矛盾很大,他的事是个导火索。

    冯老师认为李医生长期以来对李枫然的教育不够称职,对这个家不够关心,这次也没有跟她站在统一战线去教育李枫然。

    苏起说“你还好吧。”

    “还好。”李枫然说,他在家只要一开始弹琴,冯秀英就不会多说了,还算清净。

    今年年底,他要在维也纳开演奏会,是他在国际舞台上的首场个人演奏。不过李枫然说,他没什么压力。

    苏起笑了,打字“风风果然长大了,棒棒的。我还记得第一次在北京开独奏会你会紧张呢。蒙眼睛弹琴那次。别说不紧张啊,我知道的。”

    他回了一个笑容“被你看出来了。”

    苏起“哇,居然过去两年多了。”

    李枫然“现在都成老油条了。”

    苏起“什么老油条那是大师”

    李枫然“龇牙笑”

    九点多,下了qq,隔壁的记者姐姐还没回。

    苏起洗完澡躺在床上睡不着,滚来滚去,很想水砸。

    外头传来敲门声,许是记者姐姐没带门卡,拉开门,梁水微低着头站在门口,冲她一笑。

    苏起眼睛一亮“都忙完了”

    “嗯。”他溜进来,轻轻关上门,眼睛扫一圈室内,低问,“那姐姐不在”

    “不在啊,怎么”话音未落,他捧住她的脸,吻住她的唇。

    他的吻炙热,深入,带着压抑许久的热情,很用力。吻得她呼吸急促,心跳失控。她被他熟悉的气息包围住,一会儿便头昏脑涨了,低哼“唔,水砸”

    一听她的声儿,他心都酥了,松开她,气息凌乱,拇指抚摸着她粉扑扑热乎乎的脸颊,说“去我那儿住吧。今晚。”

    他的眼睛清沉黑亮,盯着她,涌动的欲望再明显不过。苏起浑身肌肤上起了一阵战栗,打了个颤,小声“你室友”

    “他这两天都不在。”

    苏起脸颊发烫,眼睛晶亮,偷笑着点头。梁水笑容放大,牵住她的手拉开了门。

    两人手拉手迅速下了楼梯,走进深夜的寒风里。

    他搂着她的腰,她抱住他的身体,闷笑个不停,快步穿过园区璀璨的灯光。

    夜色撩人,寒意来袭,两个年轻人紧搂在一起,两颗心在胸腔里激越而热烈地跳动着。

    走过两条街,到了他宿舍楼,他拉着她飞快上楼,开门,锁门,进房间,再锁门。

    灯没开,窗外的路灯光洒进来,昏暗朦胧。苏起一回头,他的吻便密密麻麻落了下来。羽绒服摩擦碰撞在一起,落到地上。

    鞋子,牛仔裤

    窸窸窣窣的响动,像冬夜里耳语的秘密。

    “七崽”他嗓音暗哑,在她耳边呢喃。

    她的心酥麻一片。

    他总爱在这时候唤她七崽,语气缠绵,极尽宠溺,仿佛她是他捧在手里的小崽子一般。

    “呜”

    她搂住他的脖子,吻着他,耳畔狂烈搏动的心跳,急促缭乱的呼吸,滚烫的面颊肌肤,她神识涣散,完全由他主导。

    只依稀记着,夜色中,他的眼睛清澈明亮,那英俊的脸上,红唇微启,呼吸急促,带着情yu。

    窗外有风在刮

    没了比赛的梁水,跟苏起在宿舍里厮混了一整天。直到次日傍晚,上了回国的飞机。

    苏起一整天没怎么睡,浑身又酸又痛又软又累。

    她困得不行,打算一路睡回去,上飞机后趁着起飞前去了趟洗手间,结果一照镜子,脖子上偌大两颗小草莓。

    苏起回到座位上就冲梁水发脾气“都是你我妈妈看见了怎么办”

    梁水抬她下巴“我看看。”

    苏起挥爪子打开他手“走开”

    梁水又摸上来“我给你揉揉,下飞机就没了。”

    苏起哼哧“骗人”

    “真的。”他哄,“来,揉揉。”

    苏起撇了下嘴巴,却还是歪头靠在他肩上。他给她揉着,跟摸猫猫下巴逗猫咪似的。她痒痒地,困困地,搂着他,手搭在他腰上,不自觉钻进毛衣里,摸摸他的t恤。

    薄t恤温热的,带着体温,底下是他的腹肌。

    她倦倦地耷拉着眼皮,手指摩挲着,忽就想起了床上的他。

    唔,窄腰,腹肌。

    精瘦,很有力量。

    水砸不穿衣服真好看啊。她幸福地眯眼笑起来。

    梁水垂眸一见她这表情,哧一声“小心长针眼。”

    苏起抓抓t恤“我的才不会长。”说完“啊呜”打了个巨大的哈欠,眼泪都出来了。

    梁水嫌弃“啧啧啧,别把嘴巴撕破了。血盆大口。”

    “嗷呜。”苏起张着“血盆大口”,在他脸颊上啃了一口。这才消停,在他颈窝里找了个舒服的位置,闭眼睡了。

    等回到云西,脖子上的印子真淡去不少,苏起都觉得稀奇。

    程英英没注意她的脖子,却发现了她的黑眼圈,道“熬夜了没睡好”

    苏起心虚地说“嗯,写论文呢。”

    到家那天正是大年三十。

    除夕夜,苏起懒散地歪在沙发上,一家人围着烤火炉看春晚。

    苏起回想着在土耳其的几天,越想越开心,可又没人跟她分享,便说“爸爸,妈妈,我跟水砸在一起的事,你们还有什么要交代的啊”

    程英英看着电视机,嗑瓜子“电话里不都说了么”

    “”苏起瞪圆了眼睛看爸爸,苏勉勤正好剥了个橘子给程英英,见她看着自己,问,“你要吃吗”

    苏起“不吃。”

    苏勉勤看电视了。

    倒是苏落说了句“你对我水哥好点儿啊。”

    苏起一颗桂圆砸他脑壳上“你是谁弟弟”

    她咬着薯片,想听爸爸妈妈夸梁水,于是追问“爸爸妈妈,你们觉得水砸好不好嘛。我跟他谈恋爱,你们支不支持嘛”

    程英英吃橘子“挺好的。”

    苏勉勤看电视小品,哈哈大笑“支持支持。”

    程英英“这笑话一点儿都不好笑,现在春晚越来越不好看了。”

    苏起“”

    她憋得难受,只得看苏落“你说呢”

    “水哥很好啊,我一直想有个哥哥呢,可惜是个姐姐。哎,我觉得水哥那么优秀,可以找个比你更好的”

    苏起一巴掌挥他脑勺上,还要再打,苏落抬手抓住她手腕。少年长大了,毕竟是男生,轻轻松松不怎么用力,她便抵不过了,换用脚踢,可苏落反应很快,她踢不到。

    两姐弟闹成一团,爸妈坐旁边管都不管,一边吃东西一边讨论春晚。

    等到十一点半,家里四个手机开始陆陆续续响起。

    苏起看都不用看就知道是新年特色群发短信。

    什么“钟声是我的祝福,礼花是我的问候”

    “一夜春风到,新年花枝俏”

    “各路神仙齐祝贺”

    一晚上的,五花八门,能收几百条。苏起以前还回复,这几年看都不看了。

    但苏勉勤和程英英夫妻俩很实诚,还在那儿认真讨论如何回复呢。

    苏起说“都是群发的,不用回。你们这纯属给移动公司送钱。”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